凯发

时间:2019-11-17 08:40:18 作者:凯发 浏览量:23861

       凯发凌简不理黄静,走到成哥灵前,扑通一声跪下,用手抚摸着那一角被枪弹打碎的玻璃.大声说道:”成哥,你生前对我不薄,今天又替我挡了这一枪,我小凌给你磕头了.”说完这句,凌简双手扶地,咚咚咚用力磕了三个响头.等他抬起头来,额心赫然已经被坚硬的大理石地面磕破,一道血丝慢慢沿着鼻梁流了下来.凌简单膝蹬地站起,肃然环顾着四周…众人禁声,一时间,都为这气势所迫…凌简的目光扫过邵旻时停顿了一下,邵旻被他瞧得颇不自然,咳嗽了一声,低下头去…这时候,门外隐隐传来了警笛鸣声,凌简大声叫道:”我要先走,今天不能给成哥收灵了.你们都留下,行完礼再离开.”说完,推开身旁的人,大步向外走了出去…一路走,他手臂上的血一路往下滴着, 此时,门外警铃大作,三辆警车在门口停了下来…"要一辆车,面包车”我说,"车上能坐多少人就去多少人。”黄毛说:"伟刚有辆老丰田海狮,十一座。让凌属蜀来开。" ”凌属蜀是谁?我怎么没听说过。"我问黄毛。黄毛笑着说:”他是跟伟刚混的,一直在宝山这里开黑车,车技很好,我们都叫他老鼠。他开车,你放心。"我点了点头,说:”那算上你我,再找八个兄弟吧。"黄毛说这简单,但是还有一件事,你要想清楚。我说什么事。黄毛看着我道:”你还记得那年伟刚对你说过的话吗?"我皱着眉问:”什么话呀?"黄毛叹道:”你难道忘了吗,伟刚答应让你退出的时候说,他让你走,但条件是你今后再也不出来混,也不会管这种道上的事。否则他会找到你的。今天,你这么一做,就坏了规矩了,而且用的还是伟刚的人…"我低头叹道:”这个,其实我已经想过了。但现在我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。伟刚要找我,那就让他找吧,我总是欠着他的。黄毛点头说:"你既然想好了,那我就不说什么了。我现在去找兄弟找车,晚上6点在我家门口见。"我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   喜东是皱着眉头听完的. 然后半饷没说话, 三个人沉默了许久,终于峰峰忍不住了,说:"东东你就帮周周一回吧. 否则他这下死定了." 喜东还是没说话, 脸色却越发阴沉. 我叹了口气说算了东东哥,我还是另想办法吧...边说边站起来要走.刚直起身,喜东一下冲过来用力抓住我的手臂,脸凑近我用几乎是迸发出来的声音叫:"你知道自己惹多大的麻烦了吗? 你们这些不争气的东西." 我一把甩开喜东说:"东东哥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."喜东又抓住我的手说先坐下.于是我便又坐下.喜东把椅子搬到我旁边也重新坐下.42

       五钢俱乐部二楼游戏厅,一早上只有十几个小孩在玩游戏机. 我们看还早,就在旁边的桌球房找了两张桌子打起桌球来...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,钢钢不断去旁边游戏厅认人,那家伙始终没有出现. 于是六人决定先去吃饭,走出大门,来当旁边青岗路,找了个小饭店坐下.我们靠门坐了一桌,老板送来菜单.小李一把拿过正要点菜,忽然钢钢对着门外说:"我看到了就是他."我说谁? 钢钢说就是那天打我们的家伙,就在对面买烟.我刚回头要看,李明强一把扳住我肩膀说:"你们不要看.他们可能认识你们几个."然后问钢钢:"他们几个人?"钢钢说两个,就在对面烟摊.李明强对和他一起过来的那个兄弟说:"海东,你跟钢钢认一下人,然后你跟过去看看他们到哪里去." 海东应了一声,转头认了下人,就逛出去了.李明强说:"大家不要往外看,先吃饭,等海东回来再说."黄勇和中涛说好晚上六点在他们家旁边那个小饭店一起吃饭.我又叫来了小五和中海的另一个兄弟庄继业.想人多些, 可以一起劝说一下中涛. 六点不到,我们在饭店门口见了面,我和中涛互相打了个招呼,就进门要了二楼的一个小包间.落席上酒,中涛站起身来,拿起桌上的啤酒瓶,用牙把瓶盖咬去.给我斟了满满一杯.然后又给自己斟上了酒.举杯道:”周周哥,大哥平常跟你最好,这里这么多兄弟,我先敬你一杯.”我一下倒有些不知所措, 只能举起杯子一口干了.喝完这杯,中涛又给所有人倒了酒,说:”其实我知道大家今天过来的原因.都是兄弟,我就明说了, 我涛涛以前不太争气,尽干些傻事,胆子又小. 还好有大哥撑着,否则,我早被人砍了十次八次了. 说到这里,中涛的嗓子都有些哑了,他咳了一声继续说:”这次大哥出了这事,这辈子也算是废了. 我一定要给他报仇,我知道你们说的,都没错.但我是他亲兄弟,我咽不下这口气. 我管不了那么多. 我今天就跟大伙儿说了.下周六大哥可以出院了,我星期五晚上就去把小飞捅了.我不做了这件事,就没脸去接大哥出院.你们要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月浦,我也绝不勉强.”说完仰起脖子,咕咚咕咚把杯中的啤酒喝尽.伟刚?”我摇了摇头,”我不明白你说什么.” 唐杰哼了一声,说:”我知道你和他的一些事情.你也不用来瞒我.”我不说话.唐杰轻笑了一声,继续说道:”其实,我和你的处境差不多.伟刚要用我们兄弟.嘿嘿…金自民…金自民…”他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.我看着他说道:”金自民当然难对付,你们自己小心些罢.”唐杰摇了摇头,”我们去做这事,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.但是…”他一拍椅子,咬着牙道:”但是我今天做成了这事,今后在宝山,就有我兄弟立脚的地方了.哼, 他伟刚也不能说话不算.”我有些好奇了,问:”伟刚他许了你什么条件?” 唐杰看了看我,笑道:”明天我要活着,你自然就会知道了.哈哈哈.”说到这里,他又哈哈大笑起来.

       脚步声和开门关门声响起后,外面屋里又恢复了寂静.我坐在地下,一动都不敢动.隔了一会儿,外面传来了一声幽幽的叹息:”老金…我对不起你了…以后清明我会给你上香.”李全德轻轻说道.我闭起眼睛暗想:”这李全德想必是一定要除掉我的了.今天来杀金老板的人中,只有我逃掉了.”要是今晚伟刚也死了,以后宝山也成了李全德的天下了.我万万没有想到,这人的手段竟是如此的毒辣.” “喂…你快过来,老金他被伟刚的人杀了,对对,快带着兄弟们到这里来,我等着你们.”李全德在外间用焦急的口吻打着电话.我咬着牙暗想,那些人来了,我可能就被发现了.被李全德发现我在这里,那便是死路一条.这一哭,真正是撕心裂肺一般,想起阿强为了我惹下这大祸. 又听我之言躲在此处. 今日终于丧命当场. 恨不得能够代他就此死去. 哭了良久,我低下头来,打开口袋,拿出方才买的那两瓶汾酒,打开盖子.仰头向天,轻声道:”兄弟,今天我便和你干了这瓶.你一路走好.”说完,我将手中的酒都撒在四周草里. 又拿起另一瓶来,对着嘴咕冬咕冬倒下肚去.那酒火辣辣地从嗓门落下去,象一股热线一般进入胃里.喝了几大口,忽然我就被酒呛到了,弯着腰蹲下咳倒在地,眼泪鼻涕一齐都咳了出来.我抚着胃抹了把脸,又将剩余的酒都倒进嘴里.然后啪达一声,把酒瓶扔在地下.渐渐地便感到脸上发烫,意识模糊.踉跄了几步就跌倒在地…既然决定要自己考试,那就得自己背书.我约了锋锋一起复习功课.第二天中午,他到了我饭店大吃了一通,还一起喝了瓶白酒.然后找了个包间开了空调就开始看书.我看了十分钟,眼皮子便开始下垂,两个小时后,当我从桌上醒来时,发现书啊笔啊的都掉在了地上,再一看旁边,锋锋的嘴下流了一堆口水,正打着酣…我苦笑着捡起书本,推醒了锋锋…锋锋醒来的时候,从凳子上一跃而起,看着我,迷离着眼神道:”谁…谁…谁把我弄醒.”我摇着头,把书放到他面前,说:”继续吧.都吃饱睡足了…”锋锋看见面前的书本,这才省起,叹了口气,站开去伸了个懒腰,说道:”今天就算了吧,都这么晚了,我晚上还有点事情呢.”说着,就向外走去.我叫道:”哎…你…”这时候,锋锋已经出了门,门外传来他的声音:”书先放你这儿,下次来复习再看.”我苦笑着看着旁边窗台上的空酒瓶.心想:”TMD,还想来骗我一顿…”

       到了家里,我搬了张凳子坐在饭桌边,一个人静静地想着这件事情.我想事已至此,我该怎么办,伟刚看到我回去又该怎么想? 现在要想脱身都来不及了.想到这里我后悔无比, 为什么要跟着这帮人混?? 不但惹火烧身而且让朋友们跟着受危受辱...可是,我现在还能够脱离吗?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才好...想了很久,我有了些头绪,便一瘸一拐下楼.打了辆车来到医院,然后挂了个号进了骨科,见到医生劈头就说:"大夫我腿断了,你帮我上个石膏吧."那个女医生听了扑哧就笑出声来说:"你以为你说腿断就腿断啊,先让我看看,然后去拍个片."我一听之下急了说不行,不用拍片,直接上个石膏就行.医生说那不行,你还要看不? 我说那好拍片就拍片.说着站起瘸着就往外走.女医生在后面喊:"喂,腿断了还能走路呀?" 我不理她,索性走得更快,出了门去...中海躺在病床上,额头包着一圈纱布,闭着眼睛.我叹了口气,轻轻拉了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下...中海忽然睁开眼,咧开嘴对我笑了笑.我对他眨了下眼,说你小子原来没睡着呀. 中海嘿嘿了一下,轻声说,刚才就醒了,还听到你在外面叫呢,啥事情啊? 我苦笑了一下说:"你那个老弟真TM够种,一点伤都没有就把你送进医院来了."中海听了摇摇头,叹了口气说他的事情你就别管了.我听了又开始激动,站起来说:"他是你亲弟弟啊,要不就别出来混,既然出来玩了,哪有这样的.你不觉得丢脸,我还觉得丢脸呢." 中海把头别了过去,一声不响. 我看他这样,便停下不说了.站在那里颇为尴尬,站也不是坐也不是.过了会中海回过头,伸出手拉着我说:"周周你坐啊."声音有些嘶哑,我看他眼睛通红,眼角还有些湿润. 不由得抓住他的手,叹了口气又坐下. 坐定以后,我问中海,是艾历瓦尔他们吧. 中海皱着眉头说,在这里除了他们还会有谁? 我又问:"他们好像是存心来找你的场子,但是你和他们也没多大过节呀,怎么会这样?"中海说:"我也一直想不通,怎么会专门找上我."我哼了一声,说中海你放心,这次的事情兄弟不会放过他们. 听到这里,中海又抓住我的手说:"你要帮忙,我也不见外了,反正我当你是自家兄弟.但是你要等过两天,我养好伤和你一起过去.我要亲自砍了那几个家伙."我站起身,大声说你放心,我们兄弟一起去铲平了他们."李全德一边说着,一边笑着,眼里带着些残酷的神情,仿佛是在报复一般.我早就料到李全德不会放过我.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翻了脸.”你…”我有些愤怒地看着李全德道:”你不是昨天晚上说…” “昨天晚上说回照顾你的是吗?”李全德哈哈大笑道:”是啊…我当然会照顾你,所以我昨天没有告诉你这事情,就是想让你安心办事.”他一边笑着,一边走到我身边,拍了拍我的肩膀,道:”你也不用怪我,这事情,你那么聪明的人,怎能不知? 老金是一定会差你去做这事的,哼,你以为他供你吃喝,给你钱做生意,是为了什么?老金难道傻的么? “说到这里,他又哼了一声,眼睛看向窗外,说道:”周周啊,其实你我的处境是一样的,老金养着我们,就象养着一杆枪,养着一条够,要是你我不会杀人,不肯咬人.那留着我们,又有什么用呢?”二十分钟后,我来到了吴淞医院,中海正睡着,他老娘红通着眼睛,和几个兄弟守在门外,中涛也在.我瞪了眼中涛,拉着他到了旁边,悄声问:"怎么回事?" 中涛闷闷地说:"他中午说约了朋友吃饭,就走了,我正好要去弹子房,和他一起出的门,在街对面买烟的时候旁边过来几个新疆人,盯着他看.其中有一个就上来问:"是中海嘛."我哥问他什么事,还没说完几个人就摸出家伙开始砸他...说到这里中涛低下了头...我听了半饷没话,过了会轻轻问他:"他们几个人?肯定是新疆人吗?""奇"书"网-Q'i's'u'u'.'C'o'm"中涛急声说:"这还会认错吗?一看就不是汉人,他们一共4个,都带家伙."我嗯了一声又问:"你怎么没受伤."说完我直勾勾地盯着中涛看,中涛的脸有点红,被我看得很不自在的样子...我又提高声调问:"你哥脑振荡,肋骨都断了.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?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?"越说我火气越大,又推了把中淘的肩膀,大吼了一声:"你TMD倒是跟我说啊." 旁边中海中涛的老娘听到了这里的动静,走上来说:"你们在做什么?"我瞪了一眼中涛,看着他妈说:"哦没什么,我问他出了什么事情."老太太愤恨地看着我和中涛说:"你们这群讨债的,我早说了,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出大事,今天还算额头高..."我没理老太太,转身走到病房门口,轻轻推开房门进去...

       我心中叹息一声,望向车外,心中想起了当年第一次退出的时候,去伟刚那里找他谈话时的情景.那时候的伟刚,冰冷得象一块石头,言语思想中对我满含着戒备.这么些年过去了,发生了太多的事.我转过头,用眼角的余光望着黄毛,”也多亏了他,我才能那么多次的逢凶化吉,到了今天.终于可以和伟刚重归于好,退出江湖.有这么一个兄弟,我周周是何等的幸运…”黄毛回过头问我说:”哎,在想什么呢?”我醒过神来,微笑着说:”我下周就去香港了.到时候给你带点好东西.你要啥?” 黄毛嘿嘿一笑,说:”给我找给美女回来就行, 记住哦,身材一定要好.” 我哈哈笑道:”不如你跟我们一块去吧,我带你去夜店玩,那里的小姐一定不错.”黄毛摇头说:”不行,我可不想挨小微的拳脚,这个女人,我知道她的厉害.” 车在路边慢慢停下.黄毛转过头,望着路旁金富门,笑道:”我看见伟刚了.我出了麦当劳,想了想,便打了辆车来到吴淞的老丰阁. 上楼进了饭店.我要了菜单,一连点了七八个热菜.点完之后说麻烦都替我打包带走… 出了老丰阁,已经快九点了.我提着一手的菜,进超市买了两瓶阿强最爱喝的汾酒.打了辆车开向漠河路去.路上,想起阿强年迈的父母,我不禁感伤. 心道:”子欲养而亲不在,阿强此时心中必定难过,今天我可得陪着他好好喝几杯.” 车开到了漠河路上.艾历瓦尔以前驻扎的那片空地就在前面不远处了. 我坐在司机身边,忽然发现那片空地上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灯光.我不禁疑惑,心想:”那里不要说灯光,平时晚上连鬼影都没有一个.怎么今天看起来那么热闹,似乎有很多人的样子.”

       晚上8点,车军把车停在了小妖家里对面.这是条小街,小妖的家是一栋街面房子的一层.窗口隐隐透出白色的灯光.这会儿,天上又开始下起细雨.街上行人稀稀落落.”要等到什么时候? 周周.”车军问我..我看了看手腕上的表.心想,该行动了.小五已经没消息很久了.想到这里,我看了看身后我带来的那些兄弟.其中有个名叫戴正的小个子,前两个月刚跟着黄勇混.是个新手.”你.”我指着戴正说,”等一下去敲门.” “我去敲门?”戴正诧异地问.”TMD叫你去你就去,多个什么鸟话.”黄勇在后面拍了下戴正的头说道.”等会大家走到他们家门边,让戴正敲门,敲开后我们就冲进去.老车,你看我们进去后就把车掉头,开到他们家门口.”我一边说,一边拿起那杆用报纸包着的长枪.然后探出头去看了看,回头挥了挥手,开门蹿下车,直奔对面而去.这一晚,我终于还是没能睡着.一直看着枕边的电话,等着消息.早上六点多,我带着一脑的昏沉和满胸的心事下了楼,慢慢走到新村口.我很少在这么早起床,却没想到天刚蒙蒙亮着,外面就有了那么多人.路边的早餐摊上热气腾腾,一片繁忙的景象.豆浆和油条的热气,和着糍饭与馒肉的香味,一阵阵飘来,一下勾起了我的食欲. 我走到路边,找了个卖烧饼油条的摊子,拉了条板凳便就坐下.对着老板喊道:”给我一碗甜浆,两个大饼夹油条.”老板应了一声,拉开旁边的豆浆桶,舀了一碗豆浆,放了糖便摆到我面前.我凑过头去喝了一口,感觉肚里掠过一阵暖意,”真舒服啊.”我暗暗叹息了一声.这时候,烧饼油条也上来了,我拿起咬了一大口,顿时满嘴都是芝麻和面皮的香味,正感满足之际,忽然手机又响了.是黄毛打来的.”周周,我没查到洪嘉洁被关在哪里.但是我得到消息,黑皮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.”黑皮是小妖手下的兄弟,我见过他几面.我对黄毛说,”我正在楼下吃早饭,呆会我到你这边,我们一起去找黑皮.”2002年春节刚过,宝山发生了一起大规模持械斗殴的事件. 事件的双方分别是宝山和月浦的两股黑道势力 , 起因是为了争夺宝山的黑车市场. 所谓的黑车, 其实是指没有营运执照的,挂着外地牌照私自拉客的出租车. 车型以小奥拓为主 . 2000年以后,宝山和其周边地区如月浦,罗店等地的黑车市场迅猛发展, 低廉的价格拉走了环线以外很大一部分的短途生意 . 而这些黑车司机,在宝山这块以辞职单干的公交车,出租车司机,和部分上钢五厂的下岗职工为主. 月浦这里,则以安徽和四川的外来人员为主. 他们很大一部分是以前从当地来到上海建设宝钢,宝冶的工人, 来上海后便定居在当地,后来其中绝大多数人失了业, 部分人当起了黑车司机.这些安徽人和四川人民风比较凶悍,打架凶狠,在当地结成了党派. 而宝山地区的黑车生意, 那时候已经被伟刚控制起来了.